学术研究
 
业务研究

辽宋夏金时期的鄂尔多斯——群雄纷争的战略要地

 

    纵观鄂尔多斯古代历史,辽宋夏金时期是本地区占据民族最繁多、战争最频繁、历史最复杂、社会变化最剧烈的年代,是西夏、北宋、契丹、女真、蒙古等王朝进行激烈争夺和走向统一的时期,真是你来我往不亦乐乎,堪称鄂尔多斯地区的战国时代。

鄂尔多斯高原南端统万城

    一、党项的兴起

    党项族是古老羌族的一支。拓跋部是党项族中较大的部落。756年“安史之乱”后,唐代宗将居于庆州(今甘肃庆阳)的拓跋朝光所率的党项部众迁往银州(今陕西榆林)以北、夏州(今乌审旗南统万城)以东地区,即鄂尔多斯的东南部,号称平夏部。唐中和三年(883年),拓跋思恭因镇压黄巢起义中,有功于唐,被封为夏国公,赐姓李。从此夏州拓跋氏党项称为李氏党项,统辖夏、绥、银、宥、静五州之地1。平夏部在包括鄂尔多斯南部地区的夏州一带逐步发展成割据势力,后来建立西夏王朝。

    二、宋与西夏的战与和

    公元960年,赵匡胤建立北宋王朝,幻想削弱和消灭平夏部。宋太宗太平兴国七年(982年),北宋开始与平夏部争夺夏州,宋太宗劝诱得到定难军节度使留后之职的李继捧入朝,李继捧自动献出银、夏、绥、宥四州八县之地,此举,遭到李继捧族弟李继迁的激烈反对。李继迁以地斤泽(今乌审旗境内)2为根据地,在夏、银等今鄂尔多斯南部和陕北一带拉拢部众,发展壮大。985年,李继迁攻下银州,党项部族纷纷归附,兵势大振。997年,宋真宗继位,北宋封李继迁为定难军节度使,尽还拓跋氏旧日领地,夏州又成为平夏部的统治中心区域。

    公元1038年李元昊称帝,建立西夏王朝,定都兴庆府(今宁夏银川),仍然重视对夏州故地的经营,在鄂尔多斯地区先后设置了丰、胜、夏、宥、以及南部的银、绥、盐、麟、府等州。

    元昊称帝遭到宋朝的强烈反对,李元昊从1040年至1042年,连续向宋边大举进攻,先后在延、麟、府、丰等州大破宋军。1043年夏宋议和,西夏向宋“称臣”,宋册封李元昊为夏国主。宋神宗元丰四年(1081年),宋朝乘西夏皇帝惠宗被梁太后囚禁之机,发五路大军50万人进攻西夏,结果失败。此后,西夏因连年征战国力不支,再一次与宋和议。西夏和北宋在鄂尔多斯南部发生的长年战争,给鄂尔多斯草原带来了严重破坏。3这个时期,鄂尔多斯东部成为西夏与北宋争夺的重点地区。

    三、辽与西夏之战

    五代十国时,契丹(辽)的势力伸入鄂尔多斯东北部。916年,辽占领胜州城(今准格尔旗十二连城),将居民移到河东居住。辽对宋朝作战时,为避免两线作战,一直与西夏保持着友好关系,1004年,宋辽订立了“澶渊之盟”后,辽夏间因争夺鄂尔多斯北部的部众,导致了1044年的辽夏大战,这年,辽兴宗亲自统帅10万骑兵出金肃城(今准格尔旗北),分兵三路进攻西夏,北路军于贺兰山北击败夏兵。李元昊使用缓兵之计,在鄂尔多斯河曲之地(泛指河南地区)佯装向后撤退三次,凡百余里,每退三十里,就放火把沿途野草烧光,待辽军“马饥士疲”时发动反攻,恰好又遇上“大风忽起,飞沙眯眼”,大败辽军。后辽夏时战时和。

    两次夏辽大战,战场都在鄂尔多斯腹地,由于西夏纵火焚烧鄂尔多斯草原,带来了严重的经济和生态破坏。依据《中国历史地图集·宋·辽·金时期》,辽宋夏金时期,鄂尔多斯大部被西夏占据;东北部的今达拉特旗、东胜区、准格尔旗东北被辽占据,为辽河清军、金肃军属地4;准格尔旗南部被北宋占据,为宋丰州属地。

    四、蒙古灭西夏

    12世纪初,女真族强大起来,建立金国。金灭辽后,西夏向金称臣,维持了鄂尔多斯地区的管辖权,形成宋、金、夏的对峙局面。

    12世纪末13世纪初,蒙古乞颜氏贵族铁木真势力逐渐壮大,于1206年统一了蒙古高原各部,建立蒙古汗国,国号“大蒙古国”,铁木真尊号“成吉思汗”,形成了蒙古民族共同体。

    成吉思汗率领蒙古军队于1205年~1227年六次进兵西夏。1226年~1227年,成吉思汗亲自统兵10万分东西两路进攻西夏,成吉思汗所统东路军由漠北攻入,逾过姆纳山(乌拉山),进入河套(鄂尔多斯)中部,又西折驻牧于西鄂尔多斯,5进逼西夏都城中兴府。在这次战役中,蒙古军队之一部攻占夏州地区,取道盐州,向西推进,夏州失陷后,东、西两路军便形成了对西夏中兴府的两线夹击。1227年,蒙古军队进占中兴府,灭亡西夏。至此,鄂尔多斯地区为蒙古占据,直至元明清时期,蒙古族一直是鄂尔多斯的主体民族,此时已经奠定了厚实的历史基础。

    辽宋夏金时期的鄂尔多斯历史,堪称一部西夏国的兴衰史。从唐末“安史之乱”后,党项拓跋部迁到鄂尔多斯东南部生存、发展,到党项平夏部首领拓跋思恭镇压黄巢起义,被封为夏国公,赐姓李。从李元昊1038年称帝,建立西夏王朝,到西夏与宋、辽的历次大战,再到1227年被蒙古所灭。鄂尔多斯作为平夏部的故地和基地,见证了西夏的兴起、发展、辉煌与衰亡。

西夏首领铜印

西夏铁犁铧、铁犁镜

 

注释:

1. 白寿彝、陈振:《中国通史·中古时代·五代辽宋夏金时期》,上海人民出版社、江西教育出版社,2013年6月第2版。

2. 陈育宁:《地斤泽在何处》,《党项史迹与陕北历史文化学术研讨会论文集》,2016年2月。

3.陈育宁:《鄂尔多斯史论集》,宁夏人民出版社,2002年6月第1版。

4.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宋·辽·金时期》,中国地图出版社,1982年10月第1版。

5.鄂尔多斯博物馆:《八百年不熄的神灯——祭祀成吉思汗的鄂尔多斯蒙古族历史文化》,内蒙古大学出版社,2015年4月第1版。


上一篇:唐代鄂尔多斯草原丝绸之路——联通大河南…    下一篇:鄂尔多斯北宋烽燧线——内蒙古唯一的宋代…
地址:鄂尔多斯市康巴什新区 电话:0477-8390997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版权所有:鄂尔多斯市博物馆 2012 技术支持:鄂尔多斯市海瑞科技有限公司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