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鄂尔多斯
 
古今鄂尔多斯

闻名中外的鄂尔多斯青铜器

    鄂尔多斯青铜器美观实用、器形独特、制作精美、工艺娴熟。那么闻名遐迩的鄂尔多斯青铜器究竟有什么样的特质和魅力?吸引如此众多国内外的学者、专家深度的注目和深入的思考,以及收藏者孜孜不倦的追求,本文带您走进鄂尔多斯青铜器的神秘世界,解析其中的奥妙之处。

环首青铜刀

    最早的发现

    从19世纪末叶开始,在我国北方长城沿线地带陆续出土了大量以动物纹装饰为特征的青铜及金、银制品,它与人们早已熟悉了的代表中国夏、商、周文化的中原青铜器迥然不同,具有浓郁的自身特征,应该属于一种新发现的还未被人们所认识的古人类文化遗存。由于这类遗存以位于中国正北方的鄂尔多斯及其周边地区发现的数量最多、分布最集中,也最具典型性,因此,按照考古学界命名的惯例,把它们称作“鄂尔多斯式青铜器”[①],或北方式青铜器。

青铜短剑

    广泛的收藏

    鄂尔多斯青铜器具备重要的考古学、历史学、民族学研究的价值,同时也有极高的观赏性,是难得的古代艺术珍品,因此不仅引起了国内外考古学家、历史学家的普遍关注,而且受到了各国古董商、古物收藏家的青睐,一时,收藏这类古代艺术品成为一种时尚,致使大量的“鄂尔多斯青铜器”流失海内外,在世界许多著名的博物馆中,如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大英博物馆、瑞典远东古物博物馆、日本东京博物馆等等,均可以见到这种独具特色的古代草原游牧民族的文化遗存,“鄂尔多斯青铜器”因而享誉世界。[②]

青铜龙首、蛇首、铃首匕首

    丰富的内涵

    “鄂尔多斯青铜器”,又称“北方式青铜器”,主要指发现于鄂尔多斯高原及其邻近地区,时代相当于春秋至西汉时期,约公元前8-2世纪,考古遗存中的青铜或金银制品,因以鄂尔多斯地区分布最集中、发现数量最多、最具特征而得名。鄂尔多斯青铜器早期以朱开沟文化出土青铜器为代表,晚期以桃红巴拉文化出土青铜器为代表。它是中国古代北方草原民族游牧文化的代表性器物之一,是以匈奴及其前身为代表的中国早期畜牧民族的物质遗存,其文化内涵丰富、特征鲜明、延续时间长、分布地域广。与之类似的遗存,在整个中国北方长城沿线地带均有发现。由于其与欧亚草原民族文化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因此,对“鄂尔多斯青铜器”的研究,已成为一门世界性的研究课题。

P形青铜牌饰

    精美的器形

    “鄂尔多斯青铜器”多为实用器,按其用途大体可分为实用器、装饰品、及车马器三大类,以短剑、铜刀、鹤嘴斧、棍棒头、各类动物纹牌饰、扣饰、饰件为主。动物纹的种类有虎、豹、狼、狐狸、野猪、鹿、马、羊、牛、骆驼、刺猬、飞禽等,多采用圆雕、浮雕、透雕等装饰手法,内容丰富、造型生动、工艺娴熟。“鄂尔多斯青铜器”以它复杂巧妙的图案构思、独特的艺术风格和优美的造型而享誉海内外。鄂尔多斯青铜器中虽然折射出一定成分的中原农耕民族青铜文化的痕迹,但更多的表现出一种与欧亚草原游牧民族青铜文化的共性,而且与远在中亚、欧洲的斯基泰文化等欧亚草原牧人文化具有许多相似性。

团豹形青铜扣饰

    鲜明的特色

    “鄂尔多斯青铜器”是我国青铜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国青铜文化百花园中独树一帜的奇葩。目前发现的鄂尔多斯青铜器,时代最早的可以上溯到商代,代表着早期北方民族的文化面貌,大量盛行起来的时间是在春秋以后,展示的是中国北方游牧民族的文化特征。与人们早已熟悉的我国夏商周时期的青铜文化相比,鄂尔多斯青铜器具有显著的自身特色;一是均为便于携带的日常生活实用器皿;二是以大量的动物造型为装饰题材;三是绝大多数为青铜质地,同时还包含部分金、银、铁等质地的器皿。由于鄂尔多斯青铜器都是当时的实用器皿,最贴近人们的日常生产、生活,最能反映当时社会的现实状况及人们最直观的意识观念;所以,它才与以礼器著称的中原农耕民族青铜文化,与以神器著称的巴蜀少数民族青铜文化等形成鲜明的对比,共同构筑了多姿多彩、博大精深的中华青铜文明,这正是鄂尔多斯青铜器独特魅力的涵义所在。[③]

 

虎禽咬斗纹青铜牌饰



[①]
田广金、郭素新:《鄂尔多斯式青铜器的渊源》,《考古学报》1988年第3期。

[②]高毅、王志浩、杨泽蒙:《鄂尔多斯史海钩沉》,文物出版社,2008年9月第1版。

[③]张占霖主编:《鄂尔多斯文化·文物卷》,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1年8月第1版。


上一篇:鄂尔多斯高原匈奴墓葬及出土的珍贵文物    下一篇:鄂尔多斯匈奴鹰形金冠
地址:鄂尔多斯市康巴什新区 电话:0477-8390997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版权所有:鄂尔多斯市博物馆 2012 技术支持:鄂尔多斯市海瑞科技有限公司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