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业务研究

郡王府历史渊源谈

   地处中国北疆黄河环抱的鄂尔多斯,自古就是群雄逐鹿、英雄辈出的风水宝地。这块“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神奇热土,13世纪时更与一代天骄结下了不解之缘,成为了成吉思汗生死相依的伟大圣地。16世纪中叶,祭祀、供奉成吉思汗的鄂尔多斯蒙古部入驻这片热土以来,又给这片热土写上了浓浓的蒙古文化印记,开启了鄂尔多斯蒙古族文化发展的新篇章。

   独特的地理区位,使鄂尔多斯一直就处于各种文化碰撞、交融的独特位置。在建筑风格上亦表现出浓浓的融合特点,其地域与陕西、山西等汉民族居住地相邻,加之汉民族不断迁徙这一地区,形成了鄂尔多斯独具特色的建筑风格。

   一、追溯郡王府

   清顺治六年(1649年),清政府对鄂尔多斯部落实行盟旗管理制度,设一盟,置六旗。额磷臣被清廷封为多罗郡王,并任伊克昭盟第一任盟长,其封地为鄂尔多斯左翼中旗,俗称郡王旗。自额磷臣任郡王旗第一任札萨克(王爷)以来,该旗世袭札萨克历十六代。历代王爷的更替,使王府亦随之不断迁徙。

   郡王府始建于台吉召,当时只有14个蒙古包。之后又迁往昌汗伊力盖召,为12间砖瓦房和12间土建平房。随后又迁往察罕淖儿畔的吉盖特拉,其住所为14个蒙古包。同治年间,王府又迁往独贵希里,其住所仍为14个蒙古包。到光绪初年,王府迁至现存郡王府所在地0.5公里的乌兰木都、独贵什里等地,王府住所为15间砖瓦房和几座蒙古包。

   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该旗第十四代札萨克特克斯阿拉坦呼雅克图袭位后,王府正式迁至现存郡王府所在地,其住所为半砖木结构的9间正房和6间土建平房,并用沙柳扎围做院。

   对郡王府这一驻地,一些史料典籍均有记载。《清史稿、藩部三》已载:“左翼中旗,一名郡王旗,驻敖锡喜峰”。《蒙古游牧记》载:“扎萨克驻所为卾锡喜峰”。成书于1939年的《伊克昭盟志》载:“扎萨克住所为鄂锡喜峰,现通称王子壕赖。前面是一片平坦的草地,后面是起伏的山丘。王府左侧有小河一道,便是乌兰木伦河的发源处,在西南方十余里处有水淖两处,由王府门前望之如镜,较大的名红海子”。这些历史记载,准确地说明了郡王府的地理方位。

   民国十七年(1928年),该旗第十五代扎萨克图布升吉尔格勒多罗郡王请来山西偏关匠人宋二等30余人,开始对郡王府翻新建设,到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完工,整个工程耗资13800余银元,相当于当时该旗一年半的全部财政收入。

   郡王府所在地是当时经过精心选择的风水宝地。据调查,王府这一驻地是由当时鄂尔多斯合同庙著名的活佛选定的,其独特的自然景观有着深刻的寓意:

   王府北边的都凌嘎山如雄伟壮观的二龙戏珠;东西对称的双诺古吉山与尚比山如同文官和武将;南部的名章嘎锡里的小山丘极象檀香桌;东西红海子如王爷面前斟满奶酒的金碗,而从南向北流入东、西红海子的九条溪水如同九条游龙注入“金碗”,使之取之不尽、用之不完;王府西北约一里外的什拉台格如飞禽之王的鲲鹏独立;东北二里外的名纳林高勒的小河如驾雾腾云的飞龙;西南四里外的乌西喜峰如同雄狮横卧;东南二里外的布尔陶亥如同猛虎的雄姿。王府的驻地在一块高台地上,远看尤如一支金桌直立,处于上述这些大力神的维护之中。翻新后的郡王府规模宏大,富丽堂皇。《伊克昭盟志》当时称赞该府“画阁雕梁,龙纹凤彩,备极富丽,为伊盟最新的王府”。

   1991和2000年伊金霍洛旗人民政府和上级有关部门先后筹资100多万元对王府进行保护性维修,使其恢复原貌。

   二、郡王府今昔

   现今的郡王府位于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阿勒腾席热镇郡王府路王府巷西侧,南距一代天骄成吉思汗陵27公里,北距鄂尔多斯市市政府康巴什新区4公里。它是鄂尔多斯市现存唯一完整的清代蒙古王府,是1996年5月28日自治区人民政府公布的全区第三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2013年,伊金霍洛旗人民政府筹资200余万元对王府室内进行补修布展,9月10日,伊金霍洛郡王府正式对外开放。现已接待国内外游客5万人次。

   郡王府原为鄂尔多斯左翼中旗(俗称郡王府)多罗郡王的府邸。现王府所在地为清光绪二十八年所建,为郡王旗第十四代札萨克特克斯阿拉坦呼雅克图及其后世王爷办公的场所。王府为前后两进院落,占地面积2105.79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040.44平方米。府院外围建有土城墙,高丈余,宽五尺,总占地面积15000多平方米。外围东南角曾建有王府的家庙一座,现已拆除。王府四周用两丈余高的青砖墙连成一体,整体建筑属砖、木、石结构的硬山顶与平顶相结合,融蒙、藏、汉风格为一体的建筑物,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和地方特色。府院的房屋多数为飞檐斗拱,在建筑风格上尤以精湛的砖雕工艺技压群芳,从屋顶到屋面用砖、木、石雕刻着龙凤、鹿鹤、山水、花草、人物、文字等图案,充分体现了我们中华民族古老的建筑艺术。

   这些珍贵的古代建筑形式的传承与研究,对我们今后鄂尔多斯地区古建筑、画像石、画像砖、古壁画等遗存保护提供了很好的实践经验。鄂尔多斯地区古建筑遗存异常丰富,特别是明清时期的府邸、召庙等,不仅体现着浓郁的汉藏结合的建筑内涵,而且这些古代建筑往往包含有大量的历史、艺术、科学价值。保护好古建筑的完整性,也就保护好了古代遗存的多样性。同时,独特的蒙、藏、汉式相结合的建筑风格也为我们中华民族大团结、民族大融合提供了有力的证据,是更好的实现民族融合,和谐共处的必然依据。

参考文献:

[1] 伊金霍洛旗文物管理所:《伊金霍洛旗文物志》,2012年9月。

[2] 杨勇:《蒙古族风俗》,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07年1月。


上一篇:鄂尔多斯寺庙里供奉的佛像(九)    下一篇:鄂尔多斯寺庙里供奉的佛像(十)
地址:鄂尔多斯市康巴什新区 电话:0477-8390997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版权所有:鄂尔多斯市博物馆 2012 技术支持:鄂尔多斯市海瑞科技有限公司 
位访客